• 风韵辽东湾 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走进含章湖 2019-04-18
  • ——客观唯心主义哲学思想的幸福感和不幸福感则是:人的主观臆断的欲望能否在“神”的制约中满足“好”的感觉。“幸福”就是在“神”的制约中满足了人的主观臆断的欲望而达 2019-04-02
  • 识破“假大学”并没那么难 2019-03-30
  • 具体到这件事情,起因如没有特别的原因,那就是车主不想交停车费。收费员的责任最多是态度不好而已。因为收费员不可能冒着丢饭碗的风险与车主死磕,而车主倒可能因为自己的 2019-03-30
  • 云南昭通敷衍整改垃圾污染久拖不治 2019-03-24
  • 惯性的做表面文章,糊弄了谁,欺骗了谁,你懂得。 2019-03-24
  • 候选案例:同心谷·赣商之家 2019-03-18
  • 香槟艺术达到新“高度”:反重力香槟外太空也可享用 2019-03-10
  • 三星欲重振中国市场 推出中国特供版S8 2019-01-29
  • 湖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2019-01-29
  • 智能手机冲击大 数码相机不服输 2018-12-01
  • 浏阳启动“党的十九大光辉照乡村”文艺村村演 创新十九大精神传播方式 2018-12-01
  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的熊熊我的熊(大结局)
    作者:7seven      更新:2013-03-23 23:23      字数:7745
      “咣当”一下大力关上房门,我靠着墙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我恨,我恨自己为何是同志,我恨自己为啥要找个直男,我恨天,我恨地!

      ......

      “梆梆梆......”叩门声响起,我兴奋地一把拉开。只见熊子路重现在我面前,他笑吟吟的对我说:“表舅啊,是我不好,说话太重了。其实刚才只是误会,美女是我瞎编,故意气你的。我怎么会背着你去找女人?今生今世,我熊子路只爱甘露一人!”

      ......

      门开了,走廊上空无一人。我这才醒悟过来,方才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幻觉和期盼。

      ——CAO,这小子不会真的离家出走,去找那美女贱人了吧?哎呀,熊熊哦,刚才其实是我不好,乱发脾气。请你原谅我,最近不是我爹地在家么,我很想咱俩好好表现一番,好让我爹地真真正正的接受你。

      妈妈滴,这下子糟了。刚才我俩都在大吵大闹,大喊大叫,房门也是虚掩着,整幢楼里都能听见,在客厅里观看CCTV新闻频道的我爹地,一定也都知道了。完蛋了,本来这两年我爹地对于熊子路,虽然话不多,可总算不再绷着脸,这下子,完了完了,前功尽弃。
      
      

      我光着脚就朝楼下追去,只希望熊子路尚未出门?;购?,跑到下一楼的楼梯拐角处,我便看到了熊子路的身影。刚要张口叫唤,忽听我爹地的声音传来。

      “熊子路,过来,我有话想跟你聊聊?!?br />
      “嗯,好的,甘叔?!毙茏勇酚ι吞?。我见势停下来,下蹲着望向客厅,开始偷窥。心里很奇怪,貌似我爹地主动找熊子路聊天,这还是头一遭。

      只见熊子路走到客厅中间会客区,我爹地微微扬手,示意熊子路坐到对面。熊子路却没当即坐下,而是弯腰掀开茶几上的茶壶,看了看,说:“甘叔,茶都凉了,我再给你沏一壶来?!?br />
      倒,这家伙,天天谈生意,马屁功夫大涨。

      ......

      熊子路恭恭敬敬给我爹地斟了杯热茶,这才坐到对面。我爹地一直没动弹,上下打量了一番,轻笑道:“子路,你干嘛把西装围在腰间,而且还光着脚就下来了?”

      熊子路闻言,下意识去解腰间的衣服,马上又反应过来,停止了双手。这幢别墅位处富人区,左右都是富豪(估计我跟熊子路在这里只能算贫民)。所以,本来南方城市都没有供暖系统,可这个小区有,而且能效很强。只听我爹地有些戏弄般的说道:“你要是嫌热,就脱掉。说实话,这屋子里的温度比龙川的家里都高,你看连我也只是披了件薄薄的睡袍?!?br />
      熊子路开始忸怩起来:“我里面啥都没穿?!?br />
      不料我爹地却依然坚持:“没事,反正工人都放了假,算上楼上的甘露,一共就咱们三个人。都是男人,怕什么?你总不能告诉我,你对着甘露会害羞吧?呵呵?!?br />
      “这个......”熊子路自然还是不肯,“不太好吧?”

      “让你脱,你就脱!”爹地的话突然变得有一丝严厉。市委组织部部长的威严是不容置疑的,别看熊子路如今早已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,闻言还是吓了一跳。乖乖的将衣服解开,放到一旁。顿时,一头光秃秃的熊丝毫不挂的呈现在我爹地面前。

      我爹地居然戴上眼镜,眯缝着眼睛打量着熊子路,羞得熊子路直微微扭动身子。忽听我爹地又吩咐道:“站起来......咦,把手拿开,遮着干嘛,让我看看。嗯,转个圈......”
      
      这几年我爹地每次过来,跟我自然还算“和谐”,却极少与熊子路交流。就连熊子路的主动招呼,我爹地都仅仅是点点头或者“唔”一声。爹地的眼中,除了漠然就是无视。当下这个情形,还是头一遭。熊子路不明所以,只得乖乖听话,就那么光溜溜的站在中央,还时不时的转个圈进行“演示”。
      
      熊子路本来就比我个头高,在刚入华大相认的时候,体重一百八十多斤。而到了南方,日日忙于生意以及酒席,且缺乏往日剧烈的体育运动,结果体重不用称都知道至少得超过两百。身材也从最初的结实,变成......好吧,现在看起来,还是蛮强壮的。不过六块腹肌算是转入“地下党”了。
      
      我躲在楼梯拐角,也是睁大了眼睛在打量。忽然想起,就连我也是很久没仔细观察了。熊子路的头发有点长了,不过依然发质又黑又粗,生铁一般的根根竖立。圆脸盘上,宽宽的浓眉下边,闪动着一对明亮带着羞涩的眼睛;而正是由于难为情,嘿嘿一笑,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。偏偏在两只门牙之间,留了不小的缝隙,倒像是一只胖胖的土拨鼠。
      
      光溜溜的肩膀,外面一层油亮的皮肤,发达的肌肉撑着外层脂肪,在肩膀和两臂棱棱地突起。曾经轮廓分明的胸大肌,如今也是被厚肉所覆盖。那道原本陡峭的胸沟不再,整个胸部似乎变成个整体,高原一般的外凸。而腹肌被掩盖的大肚子,光滑带着油亮,犹如一面牛皮大鼓。只是在肚脐之下,黑色麦穗呈倒三角形状往下延伸。
      
      一根胖胖的家伙,似乎有些不适应环境,尴尬的从裆部的草丛中硬楞而出——倒,不该硬的时候乱硬。这算什么,跟我爹地示威吗?
      
      我爹地的视线到了这个位置,停顿数秒,又慌忙下移......熊子路的两条大腿依旧粗壮,两侧的肌肉线条从臀部连接下来,一直隆起到膝盖位置。再往下,就是鼓鼓囊囊的小腿和一双足有四十五码的肥大脚板。
      
      我很纳闷,怎么这双腿还是健美如初呢?或许,天天谈判生意,总是一家家跑来跑去的缘故吧。熊子路在展示他的两片大屁股的时候,一直用手挡着右边。我差点笑出声来,因为我知道,他右边屁股蛋子上,有小时候被狗咬的一道半月牙痕。
      
      

      好一阵,做了半天裸体男模的熊子路才听命坐回去。

      “甘叔,你......”熊子路实在搞不清我爹地卖得什么药,我躲在拐角处也是一头雾水。

      “嗯,不错不错,蛮爷们的!”爹地摘下眼镜,点头赞许道,“家伙大,身板壮......不过,的确是有点太胖了。子路你得注意控制啊?!?br />
      CAO,听得我满脑门子汗——我汗,我这个汗??!爹地这是想干嘛?俺们熊子路又不是MB!难道,我爹地想对熊子路来个“父子”???没那么BT吧!

      只听熊子路讪讪道:“甘叔,我也很纠结啊。现在表舅禁止我吃任何零食,可我属于那种喝水都长肉的主儿。上学的时候还能用运动撑住,现在天天忙活生意,没时间锻炼啊?!?br />
      爹地点点头,表示同意?!吧庖?,可也得悠着点。奇怪,我怎么见甘露天天那么闲呢?”

      一听我爹地这么说,两两相比,我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惭愧。又听熊子路解释道:“表舅不爱抛头露面,所以只负责公司的推广策略以及文案工作,其他事物包括外联方面基本都是我去弄。不过呢,表舅本来就是学中文的,做那些工作也非常适合。
      
      国情特殊,即便是科技生意,也得常常喝酒应酬。其实就是表舅愿意去做,说实话我也不乐意。我知道,他看着外向,其实心里挺文静的?!?br />
      ——倒,熊子路这话把我感动得稀里哗啦。生我者我爹地,知我者熊熊也!

      爹地不置可否,低头喝了两口茶水,然后将茶杯放到茶几上。熊子路顺手又拎起茶壶,给我爹地斟满。

      一时无语。一丝不挂的熊子路还是有点难为情,不知道怎么坐着才好。双手交叉放在裆部上面,似乎又觉得自己矫情,不够爽快,将手移开。下一秒,又遮住,又摊开......坐立不安啊,连我都替他着急。

      忽然,爹地张口沉吟道:“刚才,你俩吵架来着吧?”

      “......”

      “为了什么?”

      “嗨?!毙茏勇酚淘ヒ幌?,进而嘴唇一抿,坦白道,“表舅怀疑我去搞女人......”

      “那你搞了吗?”爹地问道,又觉得问得有点直白,于是补充道,“这几年因为你俩的事情,我特意查阅了很多关于同性恋的资料。我听说子路你其实是什么所谓的‘直男’,而我儿子才是真正的‘同志’。也就是说,你原本的性取向应该是女人才对。那么,今天我主动跟你交流也是想诚恳的谈谈,你是否真的喜欢我儿子?好吧,我指的是‘爱’,你爱我儿子吗?”

      “......”熊子路完全没料到我爹地会谈这个,一时答不上话来。

      爹地却将语气换成平淡:“无论你心中怎么想,我要说的是,熊子路,可能之前我相信你是爱甘露的,但是时间一久,或许会厌恶这类古怪的关系。这没什么,就连男女两口子都有七年之痒。说起来你俩从相识到现在,也不止七年了吧?这么说好了,如果你真是觉得不再喜欢甘露,或者说不再适应同性那些事情。我同意你离开,去跟女人搞。叔叔我不会责怪你,真的!”

      熊子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爹地,半晌,忽然一拍茶几,震得我爹地面前杯子里的茶水都溅出来一片。熊子路腾的便站起来,火冒三丈的对着我爹地吼道:“姓甘的,你啥意思?你把我当啥人了,难道你认为我跟我表舅在一起,是贪图你家什么咋滴?”

      爹地吃了一惊,不过马上恢复正常,以一种很诚挚的态度解释道:“绝无此意,我所指的仅仅限于情感上?!?br />
      “草!”熊子路一点都不相信,举起手指着我爹地,气得自己下面的家伙都跟着颤抖的身子直晃悠,“大过年的,你甭黄鼠狼子给鸡拜年!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眼?你不就是老惦记着自己那点官面,生怕我表舅当同志影响你大好前途么!我跟你说,你就死了那条心吧。我不喜欢女人,只爱我表舅一人,今生今世我俩都绝不会分开!”

      “是吗?”眼看熊子路的手指都快指到自己鼻子尖上了,我爹地竟然丝毫不动气,依然平静里带着一丝嘲讽,冷笑道,“刚才是谁那么大声嚷嚷,弄得整幢楼都能听清:我现在就开车找那女的去,明天大三十我就在她家里过年!”

      “......”熊子路瞪着眼睛,半天回答不上来。好一阵儿,后退两步,一屁股重新坐到沙发上,沮丧的说道,“刚才只是跟我表舅闹着玩,又不是真的要走,没看我连衣服都没穿么?!?br />
      “那么,之前你究竟有没有接触过女人?我想,‘接触’,你懂?!钡厮祷昂苈?,简直像是在催眠。我心中一动,太了解我爹地了,越是话语轻柔越是暗藏杀机。这是一种诱导技巧,可我很也想知道答案。

      “咋说呢?”熊子路苦着脸,斟酌着说道,“有两次,我表舅发现我衣服上有女人的头发。不错,两根头发都是同一人的。而且,上次我跟他的确是撒了谎说一起去夜总会的是男客户。问题是,我那是担心我表舅乱琢磨。甘叔,你也知道,你儿子心眼挺小的......”

      “这个,我还真不觉得!”爹地为我辩护,令猫在楼梯上的心中这个感动啊——还是俺爹地了解俺!

      熊子路连忙解释:“不是不是,我没说我表舅小心眼......草,我说我表舅小心眼,只限于男人和女人之间,就这一项......甘叔,你是不清楚啊,在这种事情上,我表舅的心思比针眼还小。甭说女的,跟我表舅在一起的时候,就连男的我都不敢随便开玩笑?!?br />
      CAO,我心想,我有这么过分吗?没良心的东西!

      说得口渴,熊子路探身,抄起我爹地的茶杯,一扬脖喝了干净,然后委屈的辩解道:“甘叔,我天天跟人谈生意,接触的当然除了男人就是女人。我也不想天天这么晚回家,还带着一身酒气??赡闼滴胰菀茁鹞??以前我喝一瓶嘛事没有,现在可好,两瓶五粮液下肚,跟喝凉水似的......”

      爹地赶紧打住了熊子路:“这个不是重点,关键是,熊子路你老实回答我,扣除你对甘露的感情方面,单独讲取向问题,如今你到底是喜欢女人还是男人?”

      “男的女的都不喜欢,也都喜欢......我的意思是,遇到顺眼的,自然会有点欣赏之意??缮婕暗桨樯?,我只爱我表舅一个人!”熊子路回答得很干脆,又歪头想了想,说道,“关于取向,是这样的,其实我一直搞不清直男弯男到底咋回事。性方面,自打我懂了之后就一直跟我表舅搞,根本没碰过第二个人。以至于到了现在,女人靠在我身旁我都没啥反应。今晚,我在上岛咖啡跟一女老板谈生意的时候,她忽然趁机坐到我身边,还将脑袋靠在我膀子上......”

      听见没,听见没?我在楼梯角心中一动,感觉自己的耳朵都竖了起来。妈妈滴,这小子终于开始交代了。

      爹地也饶有兴致的洗耳恭听,半天才听明白:原来,那女老板第一次随同他人与熊子路一同在夜总会玩,就看上了熊子路。春心骚动,还找机会缠着熊子路跳了一支舞,头发就是那个时候落到西服上的......而今晚,故意叙述她的不幸婚史,博得熊子路的同情心,趁机靠在熊子路的肩头......

      听完,我很尴尬。我爹地也有些尴尬,因为熊子路将之前我俩吵架的原委也讲了个清楚。爹地安慰道:“子路啊,我多少算是老来得子,甘露他妈又打小溺爱他。所以呢,甘露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性子、小脾气。这个,希望你不要太在意。其实甘露心眼很好,你也清楚。你俩在一起过日子,你比他小,应该多让着他点......”

      “?????”熊子路一头汗水,瞠目结舌的说道,“怎么岁数小的得让着岁数大的,甘叔,你说反了吧?”

      “......”爹地尴尬的摸着自己的鼻子,讪讪道,“这个,这个嘛......总之吧,你比他身体壮,个头高,所以......你没看你连JJ都比他的大吗?”

      这话一出口,爹地就下意识抬手去捂自己的嘴。身为政府高级官员,这话都能说出来,真是糗大发了。我蹲在楼梯拐角,拼命堵着嘴,压抑着强烈的笑意,以致全身乏力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      熊子路也是乐不可支,大笑不已?!肮?,哈哈......甘叔,这事就甭多提了。其实原本我就一直让着我表舅。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,我俩实际上是互相让着。小事儿一律是我让着他,大事一般他都很尊重我的意见。嗯,我很有成就感呢,觉得自己特像个爷们?!?br />
      爹地笑道:“你本来就是个爷们啊?!?br />
      熊子路忽然停住笑容,意意思思的说道:“甘叔,也不是表面这样子。其实,在我心里一直有点信心不足的感觉......不,不是说我跟表舅的爱情,而是指生活和未来。在咱们国家,同性之恋不那么容易,很难被公众认同。因此,之所以我忍着天天很晚回家,陪着一帮帮无聊的客户喝着无聊的酒,只是一心为了赚更多的钱。

      甘叔你别说我钻进钱眼里,我知道赚钱没个头,可我总是觉得还不够,还不够。表舅不肯做干国家工作,我也没有稳当收入......万一将来出点事,我穷没关系,因为我打小过的就是很苦的日子??晌冶砭瞬灰谎?,我绝对不允许他去过苦日子。所谓‘宁在宝马车上哭泣,不愿在自行车上欢笑’,我才不呢。

      前几天我已经跟4S店订了一辆X6M,春节之后就可以提车。我要让我表舅一直坐宝马车,同时也一直欢笑着!”

      
      
      我上楼返回卧室,实在听不下去了。再听,我就会真的跟一老娘们那样,当场“嚎啕大哭”起来。进屋来到窗户跟前,我伸手拉开窗子。冷冷的寒风迎面涌进来,瞬间便令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不错,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。我需要清醒,也需要反省。熊子路强烈的爱意,如同一座伟岸的山峰,重重的压迫着我。

      ——好吧,我承认我是在矫情,是在炫耀,是在显摆。如果熊子路真是山峰,我就是他山脚的望夫石。我的熊熊我的熊,你过来压死我好了。

      至于煤气罐的事情,说声永别吧。再也不会碰那阀门了,死我也要死在熊子路的身下或者怀里!

      
      
      因为激动上楼,造成我错过了我爹地与熊子路聊天中最精华的部分。后来,我听熊子路给我讲当时的情景,我才了解。
      
      熊子路每讲一次,他就激动一回,然后顺便将我强jian一次——我CAO!

      当时,我爹地听完熊子路那手舞足蹈的“讲演”之后,陷入了沉默。熊子路的性格,我爹地早已深有体会。同时,熊子路打小一直上了大学的很多经历,我爹地都已打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    我爹地抽出一根中华烟,点上。想了想,又将烟头转过来,探身递给了熊子路。接着,又一次点上一根,心不在意的吸着,脸上的表情很复杂。

      “甘叔,你小心,烟头快烧到你指头了!”熊子路善意的提醒。

      爹地的手抖了一下,转而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。

      “子路,咱们相处了也有几年了。眼下又同在一个屋子里,你还跟我赤裸相谈......你总是叫我叔叔,生分了点。这样吧,要是你乐意的话,也跟甘露那样,叫我爹地吧!”爹地抬起头,望着熊子路,平静的说道。

      “?????”熊子路下意识抬手摸着自己的耳朵,几乎怀疑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,“你......您能再说一遍么,我需要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!”

      微笑从爹地的脸上浮起,他稍稍提高了音量,缓缓说道:“不管是对是错,虽然有些事我到现在都不能完全接受。不过我想,权当自己又多了个儿子。相信甘露这一辈子,都永远不会觉得孤单,也一定不会被人欺负!”

      熊子路刷的一下便站起来,想控制住自己的激动,却又难以抑制。双眼红红的,觉得自己该表示表示,又不知道怎么做才好。结果他那彪悍的裸体在爹地面前晃来晃去,转来转去,就连身下的家伙都有些直愣愣的翘起,仿佛同样也在激动不已。

      好一阵,熊子路才镇定下来。端起茶壶,斟满爹地的茶杯,小心翼翼的双手端过去。

      “喝茶,爹地!”

      

      冬天的风固然寒冷,然而有着手脚冰凉习惯的我却并未退缩。敞着窗子,我望向窗外。天色已晚,街灯初上。弯弯曲曲的从山脚延伸至远方的平地,又与马路上的路灯相连到一起。如同天上的繁星坠落到凡间,汇成两条齐头并进的长龙。

      ——左边的是熊子路,右边的是我。无论前方的路途多么曲折,熊子路与我,二人永远肩并肩一路前行!

      ......

      心境不同,感受也就不同。不知何时,外面飘起了小雪。很久很久以前,究竟有多久我甚至无法忆起。同样的雪季,当我被直男鲁天昊赶出他家之后,一颗心都冻成了冰块。而此时,我只披了件睡衣,雪花打在敞着怀的我的胸膛上,却犹如冰凉的吻。灵台明净,爱意浓浓。到了这一刻,我才真真正正能够彻底面对自己的同志身份。同志之苦,赛过黄连;若有来生,我亦依然——皆因,我有熊子路!

      他总是在我身后撑住我,给我温暖给我力量。正如此刻,我的后背传来大股火热。

      在我缅怀往事的时候,熊子路不知何时闯门而进。直到走过来,一把将我搂在他的怀里,我才发现。他很兴奋,原因自然不言而喻。他的全身似乎有些颤抖,兴高采烈的低头说道:“表舅表舅,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。好极了,好极了......”

      “哼,你不是出去准备到美女家过年么,怎么又腆着脸回来了?”我故作生气道。

      熊子路一愣,冷不丁发觉到窗子还开着,来不及回答,赶忙探手关上窗户。

      “表舅,你咋开窗受着风呆着?本来你就怕冷,一会还不得发烧啊,真是的?!毙茏勇酚行┥?。
      
      我故意拉着脸说:“冻死我才好呢,反正只有我疼别人,别人却从来不疼我!”

      “哎呀呀,表舅啊,你......我.......”熊子路搓着两只大手,一副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模样。
      
      我噗嗤一下乐了:“有人说了,说你JJ都比我的大,所以就该你让着我?!?br />
      “我草!”熊子路顿时反应过来,“原来表舅你都知道啦?日哦,你成心想气疯我是吧!”

      我笑道:“看你那傻样,还叫我表舅呢。难道你不知道,如今你该叫我什么?”

      熊子路挠着后脑勺,迷糊的问我:“那......我到底该叫你啥?”

      CAO,250一个啊,这个傻帽!

      我怒了:“你愿意叫啥就叫啥,我才不在乎呢!”

      熊子路眯缝着眼睛盯着我,忽然面若桃花盛开。他一把将我从正面抱住,又高高举起,大声嚷嚷:“老婆,老婆!”

      “你去屎!你比我小两月,自然得叫我大哥!”我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被他晃晕了??尚茏勇凡还苷庑?,竟然将我向下一移,单臂夹住我。就这么夹着,一直走到床边,然后一把将我扔到床上。惊得我双臂交叉,放在自己胸口上。

      “你要做什么?有啥企图!”

      

      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,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......哦,不,此时此景应为“床铺之上”。一通巫山云雨,熊子路直接对我“内部消化”了。更加可气的是,他爽完之后,便毫无情趣的翻身趴在床上。一动不动,似乎只想让我自个儿爱咋搞咋搞......CAO,好吧,折腾一整天,累了是吧?那我就当作jian尸行为好了......

      咦,怎么有呼噜声?

      我日,还没待我提枪拔寨,这家伙竟然睡着了。骑在他的大屁股上,我哭笑不得:男人,都这个德行?办完事就把人家晾到一旁!

      好吧,貌似我甘露也是男人??墒?,在熊子路眼里,我真的是男人吗?

      我想,这个不重要,我没爽也不重要。他累了,他真的累了,他一直在追我,从十几岁追到现在的二十八岁,从高中追进大学,从乡下村子一直追到南方大都市。从男孩追成男人。将来也会从男人追成中年追成老头,直到夕阳西下。

      只是,无论岁月若水,沧海桑田;无论斗转星移,白天黑夜,他的一颗心,永不变迁——我在说自己的心,然而我深深知道,他的心一样,他的心连着我的心!

      我俯下身去,趴到熊子路的宽阔的后背上,我的脸被他生铁一般的发梢扎得痒痒的,我的心里也是软软一片。我的嘴唇紧紧贴着熊子路肥厚的耳朵,轻声说道:
      
      晚安,我的熊熊我的熊!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 ——全书终 7seven 2013/3/23
  • 风韵辽东湾 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走进含章湖 2019-04-18
  • ——客观唯心主义哲学思想的幸福感和不幸福感则是:人的主观臆断的欲望能否在“神”的制约中满足“好”的感觉。“幸福”就是在“神”的制约中满足了人的主观臆断的欲望而达 2019-04-02
  • 识破“假大学”并没那么难 2019-03-30
  • 具体到这件事情,起因如没有特别的原因,那就是车主不想交停车费。收费员的责任最多是态度不好而已。因为收费员不可能冒着丢饭碗的风险与车主死磕,而车主倒可能因为自己的 2019-03-30
  • 云南昭通敷衍整改垃圾污染久拖不治 2019-03-24
  • 惯性的做表面文章,糊弄了谁,欺骗了谁,你懂得。 2019-03-24
  • 候选案例:同心谷·赣商之家 2019-03-18
  • 香槟艺术达到新“高度”:反重力香槟外太空也可享用 2019-03-10
  • 三星欲重振中国市场 推出中国特供版S8 2019-01-29
  • 湖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2019-01-29
  • 智能手机冲击大 数码相机不服输 2018-12-01
  • 浏阳启动“党的十九大光辉照乡村”文艺村村演 创新十九大精神传播方式 2018-12-01